福建新闻网

有一种青春,叫女兵的芳华

2019-11-25 13:12:40
人气: 917

新华社北京9月27日电:有一种叫女兵青年的青年——进入女兵队

李云和尹华伟

自从进入阅兵训练场,女队队员董婉每天早上都能吃三个馒头、一个馒头和一个羊角面包,还能喝两碗粥。即便如此,董婉并没有增重,而是减肥了。这个175厘米高的女运动员只有60公斤重。

因为高强度的阅兵训练,像董婉这样的“胃王”已经在女队中占了大多数。除了增加食欲,女兵每天还喝7.5升水。"然而,训练结束时,我只去了三次厕所。"董婉说汗水可能会从他靴子里流出来。

阅兵集中训练期间,男女军人的训练强度和标准完全相同。

近年来,按照新纲要的要求,解放军全面关注实战训练,难度大大提高。一些女兵也已从服务支持岗位调到战斗岗位。"在我们的军队里,许多女兵胳膊上有肌肉,手掌和胸甲上有茧。"朱亚龙下士说。

朱亚龙是火箭队的女导弹操作员和发射器驾驶员。他驾驶着一个重达几十吨的10轮发射器,安全行驶了12000公里。为了能够转动直径近一米的方向盘,朱亚龙坚持每天做俯卧撑来锻炼手臂力量。

李盼盼也是从战斗岗位上挑选出来的女兵。当她还是一名新兵时,她参加了“国际军事竞赛”,并获得了第二名。她可以爬着在战场上运送80公斤伤员,并运送他们30米进行救援和疏散。她是军队的“百强豹子”。当参加阅兵训练时,她会自动将教练给出的指令增加一倍。

女队里还有几名老“运动员”。军士长梅·袁玉娥第三次参加阅兵,是唯一一位被读过三遍的女兵。在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,她是军事女子队的成员。在胜利日游行中,她是白求恩医疗队的一员。这一次,梅·袁玉娥成了军校的士官教师,他既是教练又是读书人。她所在的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最初是白求恩创建的英雄学校,在抗日战争期间为我军培养了1000多名急需的医务人员。

胡杨凡的阅兵经历让人“又笑又哭”。十年前,身高175厘米的胡杨凡和梅·袁玉娥一样,被选入陆军女队。结果经过几个月的训练,胡杨凡的身高增加了2厘米,超过了选拔标准的最大限度,疼痛难忍...

十年后,女性新兵的身高标准上限提高到了178厘米,这让胡杨凡很高兴。这个追求梦想了十年的女孩非常努力地工作,以绝对的实力成为方块队第一排的第二名,编号为“01-02”。

毕竟,女兵是女兵。年轻女兵渴望成为漂亮的女孩。在参加阅兵训练之前,董婉用了3个月的50毫升防晒霜,现在他一个月就要用光3毫升了。

即便如此,董婉只看上去牙齿洁白。当他咧嘴笑的时候,牙齿和皮肤之间的颜色对比很明显。每个女兵制服的领口都留下一个被阳光雕刻的“V”形黑色印记。董婉说,那意味着胜利。

黑龙江11选5 重庆彩票网 1分彩官网 上海快三 澳门新濠天地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cookglobally.com 福建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